當前位置: 速途網 > 互聯網 > 財經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作者: 翟子瑤 發布: 盎司財經  2018年08月29日17:37  來源: 速途網 我要評論(0)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今年,光線傳媒20年,王長田53歲。

從媒體離開后創業,王長田依然把自己定位為媒體人。他做光線傳媒的理想也是做成中國的新聞媒體集團。王長田認為,做記者帶給他的影響是具有社會責任感,他做光線傳媒為了是推動中國娛樂新聞事業的發展。

這也許跟他當年在復旦新聞系所在的班級有關。

他當年所在的復旦新聞系“8413”班,在復旦校園里頗為傳奇。從這個班里走出來的,除了王長田,還有解放日報總編輯裘新、品牌策劃人李光斗、新華社知名記者劉非小、南方都市報總編輯曹柯、新浪董事長兼CEO曹國偉。

二十年前,2000前后跨越千禧年的幾年里,誕生了 阿里、新浪、網易等幾大互聯網公司。

除了這幾個被載入互聯網史冊的幾大互聯網公司外,還有派格太合、歡樂、唐龍,這四家公司在當時被業界成為“民營四公子”。其他三家曾經如超新星公司般熠熠閃耀,現在卻黯然離場無人問津。

王長田的完美主義與狼性的光線傳媒


瞬息萬變的環境,為那些有能力且有志于創新的人創造了無可估量的機遇。

王長田離開媒體離開體制的時候,傳統媒體還在黃金時期,并沒有太多媒體人出來創業。不安于現狀的王長田在1998年成立了光線傳媒。

就像王長田最喜歡的一首詩中描述的那樣:
我選擇了另外的一條,天經地義,
也許更為誘人,
因為它充滿荊棘,需要開拓;
                                 ——羅伯特?弗羅斯特《未選擇的路》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一位因為離開北京,離開光線傳媒的光線前員工說,光線傳媒是一個狼性的公司。在光線傳媒工作成長得很快。即使離開了光線,他依舊經常想起在光線傳媒靠紅牛撐起的熬夜做節目的日子。

一本印有光線傳媒字樣的筆記本他還時常帶在身邊,他說,在光線傳媒經過歷練之后,后來工作中碰到的坎兒都不是事兒。

王長田也承認他自己是個完美主義者。王長田曾說過:“我很難容忍產品、業務、員工的缺陷,我總是希望能夠改進這個東西。我的要求較高,員工也知道我有較高要求,他們也清楚,我想這個標準也是我們區別于其他公司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我們標準更高。最后公司的成功往往取決于公司的標準,以及實現這個標準的能力。”

在王長田看來,只要公司有好的商業模式,制定了很高的標準,公司就能形成可持續發展。

創辦光線傳媒,王長田的理想是做成中國的新聞媒體集團,他希望做中國的默多克,就像創業多年后的王長田,依然把自己定位為媒體人。

在今年的年會上, 王長田送給公司一句話:“內容只有頭部,你只有優秀。”王長田不僅對公司要求高,對員工同樣如此。

王長田曾多次在投資者溝通會上表示,未來中國電影產業也將形成“好萊塢六大”。 而中國的“六大” 將會出現在兩個領域,一部分是以光線為代表的傳統電影公司,另一部分是以貓眼、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電影公司,彼此各有優勢。

因此,公司對貓眼的規劃一方面不會局限于上市公司的一個部門,而希望“貓眼是做中國電影產業的貓眼”。貓眼的業務也不會停留于在線票務業務。未來,貓眼可能作為一個互聯網平臺,與電影行業的各環節深度融合,成為獨立的全產業鏈電影公司。

貓眼正在謀求獨立上市,此時距離光線傳媒收購貓眼已經兩年了。

  • 2012年,美團成立了美團電影,2013年更名為貓眼電影,后來幫助電影《心花路放》做全國規模的電影預售,該片成為貓眼作為聯合出品方的首部電影。

  • 2016年,貓眼電影正式獨立運營,后來被光線傳媒和光線控股收購。

  • 根據2017年9月21日光線傳媒以及騰訊新聞,貓眼與微影合并成立新貓微影,本次合并以貓眼為主體,微影時代將電影票務、演出業務以及香港資產合并注入新公司,原微影將專注于影視投資制作發行和體育業務,并保持與新公司的戰略合作。

收購貓眼對于光線傳媒來說,剛好彌補了光線傳媒作為傳統電影公司的互聯網基因。然而,僅僅賦予做一家具有互聯網基因的電影公司遠不能滿足王長田的要求。

《皮克斯:創新公司的啟示》中提到:“掘金的誘惑召喚著頭腦聰穎、野心勃勃的人才,而競爭和風險也接踵而至。老舊的商業模式不斷經歷顛覆性的改變。”

2015 年 10 月 25 日,光線傳媒成立彩條屋影業,并通過彩條屋投資了 10 余家動漫公司。

2017 年年初,光線傳媒董事長透露,目前彩條屋投資的動畫公司大概有 18 家,橫跨三 維動畫、二維動畫、漫畫、游戲、國外版權等,從 IP 源頭到作品創作制作再到周邊衍生品 的開發。彩條屋未來的規劃將著重于五大類型:國漫風、合家歡、影游跨界、真人奇幻和 網絡院線電影。

在公司投資的動漫公司中,有的產品剛開始釋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儲備的動畫電影項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魚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儲備的項目或將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與此同時,公司在《投資者關系記錄表》中披露, 未來的目標是動畫電影占國內電影總票房的 15%,而光線參與的作品希望占到國產動畫電影 票房的 70%以上。

彩條屋的未來發展,王長田有著較高的期待,他曾在公開場合表示,“我的夢想是擁有一個中國皮克斯集團,占據中國最好的動漫內容的半壁江山”。

王長田,是一個完美主義的文人

像極了《皮克斯:創新公司的啟示》中所說:“不要將目標與方法混淆。我們應該堅持不懈、不遺余力地通過優化、簡化、及提高效率等方式努力改進我們的工作方式,但這并非我們的目標。打造出優秀的產品才是我們的目標。”


熱情而保守的王長田與保守的電影投資


從2006年初涉電影業務前六年的時間里,光線傳媒在電影上投資相對保守,也缺乏比較出名的代表作,這也一直困擾著王長田。

每次決定投拍某部影視劇等投資決策時,王長田總要親自做預算、評估風險,到了影片拍得快結束時也會親自觀看影片給出意見,以及影片該如何營銷。

“我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盡管我的表現有時候不一定冷靜,我總是試圖尋找事務內在的邏輯,按照事務的邏輯思考發展方向,建立業務結構,這一點上我比一般經營者想得更多,包括商業模式的建立,也會想得更多。”王長田說。

最近最受關注的電影莫過于《我不是藥神》,這部投資不足一億的電影,目前已經有將近30億的票房。贏得最大光環的也非徐崢莫屬,雖然這次導演不是徐崢,但作為影片的靈魂人物,《我不是藥神》又一次被稱作徐崢的作品。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發現徐崢的伯樂,正是王長田。

王長田與徐崢的第一次合作源于《泰囧》。徐崢也曾在采訪中說:“《泰囧》的票房奇跡,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劇本、環境、檔期、對手等各種因素影響。”

徐崢認為,一部電影最核心的東西就是故事。他說服王長田的,正是他有一個好故事。

“我給王總講了一個好的故事,當然我也曾給其他人講過。”徐崢表示,選擇投資人就是看誰愛這個故事,他覺得王長田是發自內心喜歡這個故事。“他的出發點是基于情感的東西,我覺得這一點特別重要。”

回憶當年《泰囧》做出的成績,《泰囧》制作成本在2500——3000萬元,幾乎與制作費用齊平。最終泰囧實現分賬票房11.4億元,光線分賬比例為43%,收益為4.33億元。2012年上映的《泰囧》,成為首部票房超過十億的國產電影。自上映起,拉動公司股價迅速上升。

王長曾經講過一個小故事:《泰囧》票房大賣時,徐崢給王長田發過一個短信,說相信正能量。后來王長田忽然有點感慨,就給徐崢發了個短信,說:“好像我們真的在創造歷史,來的有點措手不及啊,能與你合作真是幸運。”徐崢回復說:“王總,好像已經不是好像了,我非常感謝光線對我的信任,只要我們保持平常心,輸出正能量就不會輸的,一起加油!”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從先前的投資香港影片轉向大陸導演的作品,且主要為新晉導演的小投資電影。王長田在接受理財周報記者采訪時透露,《泰囧》的制作成本不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談及《泰囧》之后帶來的改變,王長田認為,并沒有太大改變,如果說改變,那就是堅定了自己走商業類型片路線。當然,《泰囧》成功后,也帶來了很多業務,很多人找上門要求在電影制片以及發行上進行合作。

《泰囧》的成功,也讓光線傳媒也更加明確了自己的電影投資思路。

2012年光線傳媒共投資、制作、發行12部電影,全年實現票房約16.1億元,約占全國國產片票房總收入20%,公司發行的國產影片數量和票房收入進入行業前二。公司電視劇業務收入占比從2011年的39.9%快速增長至62.38%,收入同比增長131.53%;毛利率也由2011年的24.6%猛增至20112年的43.94%。

2013年,光線傳媒在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國合伙人》中大獲豐收,票房短期破億,光線傳媒股價一度飆升至28.65元/股,市值達到145.07億元人民幣,躋身中國電影第一軍團。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長田認為,大部分的爆款是可以預測的,從題材、故事人物、導演、演員、市場競爭的狀況、檔期、營銷點等多方面因素,可以提前做出分析。基于獨特的分析方法,光線傳媒可以成功的判斷出一部影片的大致水平。“當然也有意外,冷門黑馬、爆款不叫座的情況,都曾經出現過,只是概率比較小。”

2014年,王長田以23億元凈資產進入“福布斯華人富豪榜”,排名第109位。

近年來,明星資本化公司越來越多,華誼兄弟、暴風集團、萬家文化等上市公司,買下明星旗下的空殼公司,將明星收益資本化,這無疑是監管部門打擊的重點。

而光線在“明星資本化”方面原本就沒有任何動作。與別家相比,光線傳媒會培養出身演員的人做導演,投資新晉導演,鄧超、王寶強、蘇有朋……一系列的演員紛紛與光線成功合作,屢試不爽,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同時光線傳媒自己培養制片人,將原有的宣傳,發行,策劃等方面的工作人員,都遴選抽調成為制片人。

對于光線傳媒的藝人與員工,王長田也有著他自己的原則,他曾在采訪中表示:

“我不否認光線這么多年給娛樂業帶來的客觀影響,我們本可以利用這些影響去做一些更激進的事情,但我們恪守一個道德,沒有這樣做。

我規定所有員工不許進夜店,尤其不許陪客戶進夜店,不需陪客戶喝酒,除非員工自己喜歡喝;我從來不帶主持人或藝人見客戶。關系根本不是生意,生意就是生意。如果幫不到別人,光靠關系是沒用的。現在的大家多數都是私營企業,你能不能幫到我,幫到我多少,大家在心里都是有一個客觀的考量。”


就像牛文文曾經評價王長田的那樣::“耐得寂寞,身在秀場,鮮見秀場。長田這勁頭,不容易學啊!”

王長田的預判與光線的轉型


王長田,被稱為中國娛樂新聞“教父”,《南方周末》對他的評價是:“不是過去文化人的最高贊譽‘精英’這個概念所能概括的。”

“那天早上,有兩條路,相差無幾。都埋在還沒有踏上腳印的落葉底下,而我,選擇了一條更少人跡的路,于是帶來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王長田喜歡用美國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的一首詩《未選擇的路》來表達他轉型的原因。

在媒體時代的黃金時期,那時候還沒有太多媒體人創業,王長田選擇了跳出體制,創辦光線傳媒。

 體制內10年的工作經歷,讓王長田對電視臺運作弊端看得一清二楚。他認為,娛樂資訊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但在國內又是一片空白。王長田考察了美國和香港的娛樂業,發現娛樂節目都是綜合性電視臺的重頭戲,甚至有專門的娛樂頻道。

40歲前,王長田讀遍了西方傳媒鏈上所有大鱷的傳記,多多少少找到一些夢想起航的感覺,一度非常推崇維亞康姆集團的雷石東。

40歲后,王長田不再讀這些,中國的傳媒娛樂產業,與西方有著太多不同,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無論是在電視業務、電影業務還是網生內容上,王長田均順應中國的文娛環境和發展趨勢,做出了他應有的布局。


王長田自己的轉型源于他對整個行業和對自己的預判,同時也在帶動著光線傳媒一次次轉型。作為一個新聞系專業出身的媒體人,王長田無論是對內容還是對媒體行業都有著更強的敏感度。

新聞系畢業后做記者的他走了一條常規路線,后來趕在橫跨千禧年的時候創業,發展中的光線傳媒從創立到上市再到上市之后的不斷轉型,每一步都在順應社會潮流,文娛發展的趨勢。用幾組略顯枯燥的數字來表示:

光線傳媒在1999年以電視欄目制作起家,直到上市前,欄目制作與廣告業務都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來源。2008年至2011年,欄目制作與廣告收入都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據《廣發證券》研報統計:2008年至2011年,欄目制作與廣告收入分別為1.82、2.31、2.73、3.46億元,占公司總營收比例平均為58.84% 。

公司上市后,改板塊業務收入占比跌至35%左右,2015年更降至5.86%,2016年公司徹底解散電視事業部,取消了大部分電視欄目的制作。 

與此同時,電影業務去掉欄目制作業務的地位,收入占比達50%以上,2015、2016年電影業務營收占比更達86.05%、71.29%。這一轉變的背后是公司給予行業趨勢和自身優勢做出的轉型決策。

很多人喜歡回憶過去,但王長田卻例外。在光線傳媒十周年的時候,王長田公開表示:

“過去的已經過去,我只眼觀未來。我覺得離成功還早著呢。這個行業還剛剛開始,國際上最大的傳媒娛樂新聞集團的收入是500億美金,相當于3500億人民幣,是我們幾百倍。跟人家比差太遠了,但是,中國的市場毫無疑問也會成長出民營的巨型傳媒娛樂公司。”王長田笑言。

無論是電視業務還是電影業務,王長田都以他對文娛環境的判斷,與光線傳媒一起進行了幾次重要的轉型。

01
成立彩條屋,做中國的皮克斯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中國的動畫電影起步較晚,但近年來發展迅速。這個機會,被光線傳媒抓到了。 在國產動畫電影幾乎空白的時候發力布局。

在《中國動畫電影發展報告》數據中顯示:2014年——2016年,我國上映的中外動畫電影分別為51部、57部、62部,票房產出達30億、44億、70億,2015年到2016年的快速增長,主要源于好萊塢動漫電影《瘋狂動畫城》、《功夫熊貓》單片分別達到15.3億源和10億元票房。 同時《你的名字》、《憤怒的小鳥》和國產電影《大魚海棠》也分別取得了5億票房。可以看出,在整體銀幕數、票房規模趨于穩定的情況下,動畫電影、尤其國產動畫電影這一細分門類由于相對起步較晚,市場遠未飽和。

早在我國動畫電影票房占比不足5%時,光線便搶占先機,發力布局。目前,投資超過20家動畫公司。

此外,光線傳媒還試水網絡動畫電影,2017年8月11日,愛奇藝推出首部網絡動畫電影《星游記只風暴法米拉》,由全擎娛樂、彩條屋影業、光線影業、映美傳媒聯合出品。光線傳媒希望能夠借此打開動畫電影網絡播出的新空間;此外,光線傳媒還有《星海鏢師》、《昨日晴空》、《星游記》等項目計劃通過網絡院線播出。

在光線投資的動漫公司中,有的產品剛開始釋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儲備的動畫電影項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魚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儲備 的項目或將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與此同時,公司在《投資者關系記錄表》中披露, 未來的目標是動畫電影占國內電影總票房的 15%,而光線參與的作品希望占到國產動畫電影 票房的 70%以上。

對于國產動畫電影的布局源于王長田的市場預判,來源于王長田敏感的行做業嗅覺,另外,從電視劇轉向電影,王長田的決定也是做出了明確的決定。

02
抓住制播分離的機會,培養新人

光線傳媒自2000年起涉足電視劇業務,但并未在電視劇上投入過多資源。上市前小規模嘗試電影制作,上市后由制作轉向參投發行,電視劇業務平均收入在10%以下。制播分離開始實行之后,光線傳媒抓住了更多制作綜藝節目的機會。

從行業看,電視劇行業開放較晚,國有機構勢力強大。廣電總局于2004年才首次明確提出制播分離改革;2009年正式下發《關于認真做好廣播電視制播分離改革的意見》。2004年后,監管政策的放松給了更多民營機構機會。除了電視劇之外,也給了光線傳媒更多電視綜藝節目制作與電視臺合作播出的機會,也捧紅了柳巖、謝楠等藝人。

2012年左右,王長田及時認識到,電視市場開始走下坡路,而公司當時已經做了9年的影視業務,在電影業務的支撐下,光線傳媒逐漸停掉了所有的電視業務,主營重心轉向了電影。過去五年,文化傳媒行業發展快速,光線傳媒恰逢其時,憑借上市及增發,拿到了約40億元的募資,駛上了快車道。

“我個人有一個判斷,從今年開始,到未來的兩三年中,會是中國新一代藝人的崛起時間。而過了未來2、3年之后,可能就會有非常長的一個寂靜期”,”這是王長田在2016年說過的話。

兩年前, 還沒有像今天這樣扎堆的網綜讓人眼花繚亂。隨著網生內容的迅速發展,新生流量藝人有了更多的曝光渠道和機會,憑借一次比賽或者一部劇便有迅速走紅的可能。

最明顯就是當年趙薇、周迅、陳坤、黃曉明起來的時候,他們占據娛樂界非常長的時間,他們占據那段時間,沒有什么新人涌現。而到去年開 始,新人涌現這說明新的改朝換代時間已經到了。

為了抓住這個“改朝換代”的時機,一向不吝啟用新人的光線,也將在未來加大新人導演及演員培養的投入。在光線即將上映及開拍的影片中,新導演的處女作大概是12部,在總計的31部作品里面,占比超過三分之一。

為什么要培養新人?

王長田說,“自己非常大的一個痛苦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導演。中國電影行業大概缺200個導演。

怎么算的呢?一年大概有300部影片上院線,這些電影要求的導演也是比較成熟的導演。如果以每年平均拍一部影片的高效率來工作,一年就需要300個相對成熟的導演。但是我在整個行業內看了一遍,市場大概能用的導演差不多只有100個左右,光線能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十個,你就知道這里面缺口有多大。”

03
發展網生內容,孵化IP

今年,光線傳媒20年,王長田53歲。

從媒體離開后創業,王長田依然把自己定位為媒體人。他做光線傳媒的理想也是做成中國的新聞媒體集團。王長田認為,做記者帶給他的影響是具有社會責任感,他做光線傳媒為了是推動中國娛樂新聞事業的發展。

這也許跟他當年在復旦新聞系所在的班級有關。

他當年所在的復旦新聞系“8413”班,在復旦校園里頗為傳奇。從這個班里走出來的,除了王長田,還有解放日報總編輯裘新、品牌策劃人李光斗、新華社知名記者劉非小、南方都市報總編輯曹柯、新浪董事長兼CEO曹國偉。

二十年前,2000前后跨越千禧年的幾年里,誕生了 阿里、新浪、網易等幾大互聯網公司。

除了這幾個被載入互聯網史冊的幾大互聯網公司外,還有派格太合、歡樂、唐龍,這四家公司在當時被業界成為“民營四公子”。其他三家曾經如超新星公司般熠熠閃耀,現在卻黯然離場無人問津。

王長田的完美主義與狼性的光線傳媒


瞬息萬變的環境,為那些有能力且有志于創新的人創造了無可估量的機遇。

王長田離開媒體離開體制的時候,傳統媒體還在黃金時期,并沒有太多媒體人出來創業。不安于現狀的王長田在1998年成立了光線傳媒。

就像王長田最喜歡的一首詩中描述的那樣:
我選擇了另外的一條,天經地義,
也許更為誘人,
因為它充滿荊棘,需要開拓;
                                 ——羅伯特?弗羅斯特《未選擇的路》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一位因為離開北京,離開光線傳媒的光線前員工說,光線傳媒是一個狼性的公司。在光線傳媒工作成長得很快。即使離開了光線,他依舊經常想起在光線傳媒靠紅牛撐起的熬夜做節目的日子。

一本印有光線傳媒字樣的筆記本他還時常帶在身邊,他說,在光線傳媒經過歷練之后,后來工作中碰到的坎兒都不是事兒。

王長田也承認他自己是個完美主義者。王長田曾說過:“我很難容忍產品、業務、員工的缺陷,我總是希望能夠改進這個東西。我的要求較高,員工也知道我有較高要求,他們也清楚,我想這個標準也是我們區別于其他公司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我們標準更高。最后公司的成功往往取決于公司的標準,以及實現這個標準的能力。”

在王長田看來,只要公司有好的商業模式,制定了很高的標準,公司就能形成可持續發展。

創辦光線傳媒,王長田的理想是做成中國的新聞媒體集團,他希望做中國的默多克,就像創業多年后的王長田,依然把自己定位為媒體人。

在今年的年會上, 王長田送給公司一句話:“內容只有頭部,你只有優秀。”王長田不僅對公司要求高,對員工同樣如此。

王長田曾多次在投資者溝通會上表示,未來中國電影產業也將形成“好萊塢六大”。 而中國的“六大” 將會出現在兩個領域,一部分是以光線為代表的傳統電影公司,另一部分是以貓眼、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電影公司,彼此各有優勢。

因此,公司對貓眼的規劃一方面不會局限于上市公司的一個部門,而希望“貓眼是做中國電影產業的貓眼”。貓眼的業務也不會停留于在線票務業務。未來,貓眼可能作為一個互聯網平臺,與電影行業的各環節深度融合,成為獨立的全產業鏈電影公司。

貓眼正在謀求獨立上市,此時距離光線傳媒收購貓眼已經兩年了。

  • 2012年,美團成立了美團電影,2013年更名為貓眼電影,后來幫助電影《心花路放》做全國規模的電影預售,該片成為貓眼作為聯合出品方的首部電影。

  • 2016年,貓眼電影正式獨立運營,后來被光線傳媒和光線控股收購。

  • 根據2017年9月21日光線傳媒以及騰訊新聞,貓眼與微影合并成立新貓微影,本次合并以貓眼為主體,微影時代將電影票務、演出業務以及香港資產合并注入新公司,原微影將專注于影視投資制作發行和體育業務,并保持與新公司的戰略合作。

收購貓眼對于光線傳媒來說,剛好彌補了光線傳媒作為傳統電影公司的互聯網基因。然而,僅僅賦予做一家具有互聯網基因的電影公司遠不能滿足王長田的要求。

《皮克斯:創新公司的啟示》中提到:“掘金的誘惑召喚著頭腦聰穎、野心勃勃的人才,而競爭和風險也接踵而至。老舊的商業模式不斷經歷顛覆性的改變。”

2015 年 10 月 25 日,光線傳媒成立彩條屋影業,并通過彩條屋投資了 10 余家動漫公司。

2017 年年初,光線傳媒董事長透露,目前彩條屋投資的動畫公司大概有 18 家,橫跨三 維動畫、二維動畫、漫畫、游戲、國外版權等,從 IP 源頭到作品創作制作再到周邊衍生品 的開發。彩條屋未來的規劃將著重于五大類型:國漫風、合家歡、影游跨界、真人奇幻和 網絡院線電影。

在公司投資的動漫公司中,有的產品剛開始釋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儲備的動畫電影項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魚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儲備的項目或將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與此同時,公司在《投資者關系記錄表》中披露, 未來的目標是動畫電影占國內電影總票房的 15%,而光線參與的作品希望占到國產動畫電影 票房的 70%以上。

彩條屋的未來發展,王長田有著較高的期待,他曾在公開場合表示,“我的夢想是擁有一個中國皮克斯集團,占據中國最好的動漫內容的半壁江山”。

王長田,是一個完美主義的文人

像極了《皮克斯:創新公司的啟示》中所說:“不要將目標與方法混淆。我們應該堅持不懈、不遺余力地通過優化、簡化、及提高效率等方式努力改進我們的工作方式,但這并非我們的目標。打造出優秀的產品才是我們的目標。”


熱情而保守的王長田與保守的電影投資


從2006年初涉電影業務前六年的時間里,光線傳媒在電影上投資相對保守,也缺乏比較出名的代表作,這也一直困擾著王長田。

每次決定投拍某部影視劇等投資決策時,王長田總要親自做預算、評估風險,到了影片拍得快結束時也會親自觀看影片給出意見,以及影片該如何營銷。

“我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盡管我的表現有時候不一定冷靜,我總是試圖尋找事務內在的邏輯,按照事務的邏輯思考發展方向,建立業務結構,這一點上我比一般經營者想得更多,包括商業模式的建立,也會想得更多。”王長田說。

最近最受關注的電影莫過于《我不是藥神》,這部投資不足一億的電影,目前已經有將近30億的票房。贏得最大光環的也非徐崢莫屬,雖然這次導演不是徐崢,但作為影片的靈魂人物,《我不是藥神》又一次被稱作徐崢的作品。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發現徐崢的伯樂,正是王長田。

王長田與徐崢的第一次合作源于《泰囧》。徐崢也曾在采訪中說:“《泰囧》的票房奇跡,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劇本、環境、檔期、對手等各種因素影響。”

徐崢認為,一部電影最核心的東西就是故事。他說服王長田的,正是他有一個好故事。

“我給王總講了一個好的故事,當然我也曾給其他人講過。”徐崢表示,選擇投資人就是看誰愛這個故事,他覺得王長田是發自內心喜歡這個故事。“他的出發點是基于情感的東西,我覺得這一點特別重要。”

回憶當年《泰囧》做出的成績,《泰囧》制作成本在2500——3000萬元,幾乎與制作費用齊平。最終泰囧實現分賬票房11.4億元,光線分賬比例為43%,收益為4.33億元。2012年上映的《泰囧》,成為首部票房超過十億的國產電影。自上映起,拉動公司股價迅速上升。

王長曾經講過一個小故事:《泰囧》票房大賣時,徐崢給王長田發過一個短信,說相信正能量。后來王長田忽然有點感慨,就給徐崢發了個短信,說:“好像我們真的在創造歷史,來的有點措手不及啊,能與你合作真是幸運。”徐崢回復說:“王總,好像已經不是好像了,我非常感謝光線對我的信任,只要我們保持平常心,輸出正能量就不會輸的,一起加油!”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從先前的投資香港影片轉向大陸導演的作品,且主要為新晉導演的小投資電影。王長田在接受理財周報記者采訪時透露,《泰囧》的制作成本不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談及《泰囧》之后帶來的改變,王長田認為,并沒有太大改變,如果說改變,那就是堅定了自己走商業類型片路線。當然,《泰囧》成功后,也帶來了很多業務,很多人找上門要求在電影制片以及發行上進行合作。

《泰囧》的成功,也讓光線傳媒也更加明確了自己的電影投資思路。

2012年光線傳媒共投資、制作、發行12部電影,全年實現票房約16.1億元,約占全國國產片票房總收入20%,公司發行的國產影片數量和票房收入進入行業前二。公司電視劇業務收入占比從2011年的39.9%快速增長至62.38%,收入同比增長131.53%;毛利率也由2011年的24.6%猛增至20112年的43.94%。

2013年,光線傳媒在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國合伙人》中大獲豐收,票房短期破億,光線傳媒股價一度飆升至28.65元/股,市值達到145.07億元人民幣,躋身中國電影第一軍團。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長田認為,大部分的爆款是可以預測的,從題材、故事人物、導演、演員、市場競爭的狀況、檔期、營銷點等多方面因素,可以提前做出分析。基于獨特的分析方法,光線傳媒可以成功的判斷出一部影片的大致水平。“當然也有意外,冷門黑馬、爆款不叫座的情況,都曾經出現過,只是概率比較小。”

2014年,王長田以23億元凈資產進入“福布斯華人富豪榜”,排名第109位。

近年來,明星資本化公司越來越多,華誼兄弟、暴風集團、萬家文化等上市公司,買下明星旗下的空殼公司,將明星收益資本化,這無疑是監管部門打擊的重點。

而光線在“明星資本化”方面原本就沒有任何動作。與別家相比,光線傳媒會培養出身演員的人做導演,投資新晉導演,鄧超、王寶強、蘇有朋……一系列的演員紛紛與光線成功合作,屢試不爽,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同時光線傳媒自己培養制片人,將原有的宣傳,發行,策劃等方面的工作人員,都遴選抽調成為制片人。

對于光線傳媒的藝人與員工,王長田也有著他自己的原則,他曾在采訪中表示:

“我不否認光線這么多年給娛樂業帶來的客觀影響,我們本可以利用這些影響去做一些更激進的事情,但我們恪守一個道德,沒有這樣做。

我規定所有員工不許進夜店,尤其不許陪客戶進夜店,不需陪客戶喝酒,除非員工自己喜歡喝;我從來不帶主持人或藝人見客戶。關系根本不是生意,生意就是生意。如果幫不到別人,光靠關系是沒用的。現在的大家多數都是私營企業,你能不能幫到我,幫到我多少,大家在心里都是有一個客觀的考量。”


就像牛文文曾經評價王長田的那樣::“耐得寂寞,身在秀場,鮮見秀場。長田這勁頭,不容易學啊!”

王長田的預判與光線的轉型


王長田,被稱為中國娛樂新聞“教父”,《南方周末》對他的評價是:“不是過去文化人的最高贊譽‘精英’這個概念所能概括的。”

“那天早上,有兩條路,相差無幾。都埋在還沒有踏上腳印的落葉底下,而我,選擇了一條更少人跡的路,于是帶來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王長田喜歡用美國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的一首詩《未選擇的路》來表達他轉型的原因。

在媒體時代的黃金時期,那時候還沒有太多媒體人創業,王長田選擇了跳出體制,創辦光線傳媒。

 體制內10年的工作經歷,讓王長田對電視臺運作弊端看得一清二楚。他認為,娛樂資訊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但在國內又是一片空白。王長田考察了美國和香港的娛樂業,發現娛樂節目都是綜合性電視臺的重頭戲,甚至有專門的娛樂頻道。

40歲前,王長田讀遍了西方傳媒鏈上所有大鱷的傳記,多多少少找到一些夢想起航的感覺,一度非常推崇維亞康姆集團的雷石東。

40歲后,王長田不再讀這些,中國的傳媒娛樂產業,與西方有著太多不同,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無論是在電視業務、電影業務還是網生內容上,王長田均順應中國的文娛環境和發展趨勢,做出了他應有的布局。


王長田自己的轉型源于他對整個行業和對自己的預判,同時也在帶動著光線傳媒一次次轉型。作為一個新聞系專業出身的媒體人,王長田無論是對內容還是對媒體行業都有著更強的敏感度。

新聞系畢業后做記者的他走了一條常規路線,后來趕在橫跨千禧年的時候創業,發展中的光線傳媒從創立到上市再到上市之后的不斷轉型,每一步都在順應社會潮流,文娛發展的趨勢。用幾組略顯枯燥的數字來表示:

光線傳媒在1999年以電視欄目制作起家,直到上市前,欄目制作與廣告業務都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來源。2008年至2011年,欄目制作與廣告收入都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據《廣發證券》研報統計:2008年至2011年,欄目制作與廣告收入分別為1.82、2.31、2.73、3.46億元,占公司總營收比例平均為58.84% 。

公司上市后,改板塊業務收入占比跌至35%左右,2015年更降至5.86%,2016年公司徹底解散電視事業部,取消了大部分電視欄目的制作。 

與此同時,電影業務去掉欄目制作業務的地位,收入占比達50%以上,2015、2016年電影業務營收占比更達86.05%、71.29%。這一轉變的背后是公司給予行業趨勢和自身優勢做出的轉型決策。

很多人喜歡回憶過去,但王長田卻例外。在光線傳媒十周年的時候,王長田公開表示:

“過去的已經過去,我只眼觀未來。我覺得離成功還早著呢。這個行業還剛剛開始,國際上最大的傳媒娛樂新聞集團的收入是500億美金,相當于3500億人民幣,是我們幾百倍。跟人家比差太遠了,但是,中國的市場毫無疑問也會成長出民營的巨型傳媒娛樂公司。”王長田笑言。

無論是電視業務還是電影業務,王長田都以他對文娛環境的判斷,與光線傳媒一起進行了幾次重要的轉型。

01
成立彩條屋,做中國的皮克斯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中國的動畫電影起步較晚,但近年來發展迅速。這個機會,被光線傳媒抓到了。 在國產動畫電影幾乎空白的時候發力布局。

在《中國動畫電影發展報告》數據中顯示:2014年——2016年,我國上映的中外動畫電影分別為51部、57部、62部,票房產出達30億、44億、70億,2015年到2016年的快速增長,主要源于好萊塢動漫電影《瘋狂動畫城》、《功夫熊貓》單片分別達到15.3億源和10億元票房。 同時《你的名字》、《憤怒的小鳥》和國產電影《大魚海棠》也分別取得了5億票房。可以看出,在整體銀幕數、票房規模趨于穩定的情況下,動畫電影、尤其國產動畫電影這一細分門類由于相對起步較晚,市場遠未飽和。

早在我國動畫電影票房占比不足5%時,光線便搶占先機,發力布局。目前,投資超過20家動畫公司。

此外,光線傳媒還試水網絡動畫電影,2017年8月11日,愛奇藝推出首部網絡動畫電影《星游記只風暴法米拉》,由全擎娛樂、彩條屋影業、光線影業、映美傳媒聯合出品。光線傳媒希望能夠借此打開動畫電影網絡播出的新空間;此外,光線傳媒還有《星海鏢師》、《昨日晴空》、《星游記》等項目計劃通過網絡院線播出。

在光線投資的動漫公司中,有的產品剛開始釋放,更多的作品尚在制作中。 公司儲備的動畫電影項目包括十月文化的大圣系列、《大魚海棠》第二部、《深海》等,儲備 的項目或將在 2019、2020 年集中上映。與此同時,公司在《投資者關系記錄表》中披露, 未來的目標是動畫電影占國內電影總票房的 15%,而光線參與的作品希望占到國產動畫電影 票房的 70%以上。

對于國產動畫電影的布局源于王長田的市場預判,來源于王長田敏感的行做業嗅覺,另外,從電視劇轉向電影,王長田的決定也是做出了明確的決定。

02
抓住制播分離的機會,培養新人

光線傳媒自2000年起涉足電視劇業務,但并未在電視劇上投入過多資源。上市前小規模嘗試電影制作,上市后由制作轉向參投發行,電視劇業務平均收入在10%以下。制播分離開始實行之后,光線傳媒抓住了更多制作綜藝節目的機會。

從行業看,電視劇行業開放較晚,國有機構勢力強大。廣電總局于2004年才首次明確提出制播分離改革;2009年正式下發《關于認真做好廣播電視制播分離改革的意見》。2004年后,監管政策的放松給了更多民營機構機會。除了電視劇之外,也給了光線傳媒更多電視綜藝節目制作與電視臺合作播出的機會,也捧紅了柳巖、謝楠等藝人。

2012年左右,王長田及時認識到,電視市場開始走下坡路,而公司當時已經做了9年的影視業務,在電影業務的支撐下,光線傳媒逐漸停掉了所有的電視業務,主營重心轉向了電影。過去五年,文化傳媒行業發展快速,光線傳媒恰逢其時,憑借上市及增發,拿到了約40億元的募資,駛上了快車道。

“我個人有一個判斷,從今年開始,到未來的兩三年中,會是中國新一代藝人的崛起時間。而過了未來2、3年之后,可能就會有非常長的一個寂靜期”,”這是王長田在2016年說過的話。

兩年前, 還沒有像今天這樣扎堆的網綜讓人眼花繚亂。隨著網生內容的迅速發展,新生流量藝人有了更多的曝光渠道和機會,憑借一次比賽或者一部劇便有迅速走紅的可能。

最明顯就是當年趙薇、周迅、陳坤、黃曉明起來的時候,他們占據娛樂界非常長的時間,他們占據那段時間,沒有什么新人涌現。而到去年開 始,新人涌現這說明新的改朝換代時間已經到了。

為了抓住這個“改朝換代”的時機,一向不吝啟用新人的光線,也將在未來加大新人導演及演員培養的投入。在光線即將上映及開拍的影片中,新導演的處女作大概是12部,在總計的31部作品里面,占比超過三分之一。

為什么要培養新人?

王長田說,“自己非常大的一個痛苦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導演。中國電影行業大概缺200個導演。

怎么算的呢?一年大概有300部影片上院線,這些電影要求的導演也是比較成熟的導演。如果以每年平均拍一部影片的高效率來工作,一年就需要300個相對成熟的導演。但是我在整個行業內看了一遍,市場大概能用的導演差不多只有100個左右,光線能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十個,你就知道這里面缺口有多大。”

03
發展網生內容,孵化IP

人物 | 王長田與光線傳媒的二十年里:轉型、上市、爆款,他都做到了

王長田曾經說過:“未來缺新人導演、現在的演員轉型做導演,以及網劇網大需要越來越多的新晉導演”。

從行業背景看,網劇開啟了電視劇市場新增長;從自身能力看,光線傳媒IP資源豐富,前期有電影電視劇的制作經驗,自然也對網劇有所布局。2017年,光線傳媒加大對電視劇業務的布局,首次嘗試柱頭電視劇項目,包括《笑傲江湖》《誰的青春不迷茫》等。

在前幾年IP炒得火熱的時候,光線傳媒業主推強IP戰略。但其IP資源除資助孵化外,很大部分來自戰略投資與合作,成本低于直接購買。截至2016年底,公司無形資產中的著作權資產僅為59.2萬元。而光線與閱文合作后,將直接共享頭部IP的影視版權,避免市場競價拉升IP成本。

近幾年來,電視劇市場力捧偶像明星,以偶像流量拉動收視率和點擊量,導致主演片酬攀升,從而電視劇整體成本上浮。2017年SMG制播年會上,上海電視臺影視劇中心主任表示,“僅2016年,一二線演員片酬增長接近250%,占制片成本的比例已達75%。”而縱觀光線傳媒電視劇作品,早期作品更重品質。公司未來主投主控的項目以輕量級維族,采用低成本新生代演員,將資源集中于劇本與制作,且公司加大對藝人經紀業務的投入,截至2016年底,公司簽約藝人已達40名,旗下藝人與自有內容的互動將進一步降低公司電視劇制作成本。

后記

記者出身的王長田依舊保留著“兼濟天下”的理想,創業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打造中國最大的傳媒娛樂帝國,影響和改變社會,他的目標是做中國的默多克。

二十年前,王長田東拼西借湊足了10萬元,在一個由民居改建的簡陋寫字樓里開始了創業。一切從零開始,王長田拿出了當初做記者時的那股闖勁,挨個打電話索要各藝員、演藝公司和娛樂機構的電話,碰壁受冷眼是可想而知。“打進娛樂界,最初可以靠這種笨辦法,但最終還是靠節目。”王長田說。

王長田常說自己是個無趣的人。他的消遣方式就是美食、電影、書籍,還有書法——這是他排解和表達自己以及釋放心理壓力的好方法。他早年習過柳公權,也仿過于右任,日積月累,別具一格,但只能稱“長田體”。

二十年后,王長田在他兩千平米的私人會所里,練習書法、觀影、喝茶會客,暢談他與光線傳媒的現在與未來。

分類:  財經   用戶:  盎司財經    關鍵詞王長田 光線傳媒 彩條屋 貓眼

//
速途網探營丨連出七個爆款的雷亞游戲是什么樣的?